今天也要吃小笼包

这里F,不介意大小写。
脑洞一堆,永远也填不完。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更新,催更是管用的√
TR/APH/全职高手/VOCALOID
我爱来派冲田组土方组源氏鲸组中华组谢谢各位。

希望上帝保佑我有时间写完并准点交工......

不知道该起什么名字了:

2018冰诞企划
#aph冰诞企划宣传#求kk

在久远的年代里/你的子孙把太阳镶上你的王冠
对你而言/一天就是一千年/一千年就是一天

Ísland þúsund ár

Ísland þúsund ár

详情见图
真的不考虑来吗!!

今天算是见到什么叫做智障了。
讲真,能把阿尔弗皮成无赖的我也还是第一次见。
还是北区智障少……中华组我圈地自萌。
“没人能无端夺取他人之物。”
“人类的愚蠢,就在于总是认为自己高人一等。”

【鲸组】Urealiserbare ideer

诺冰
使用暂定名
全是bug欢迎捉虫
虐梗发糖……还在写
一方死亡
伪双箭头,准确点应该是Nore单箭头IceIce单箭头Nore但他自己意识不到。
不接受撕逼
ooc




“Ice,这个给你。”
埃米尔闻言转过头去,一朵紫色的三色堇正绽放于他的眼前。
那是他最喜欢的花。
“为什么要突然给我这个?”埃米尔有些诧异,莫名其妙送自己礼物,很奇怪不是吗。
卢卡斯略微沉吟,“它很像你的眼睛。”
这什么理由啊。埃米尔不禁想着,不过也并没有多么在意,毕竟他也该习惯这个了。
而且……他很喜欢。
埃米尔默默地拿出了自己最喜欢的花瓶,在做好准备工作后小心翼翼地把这朵三色堇安置进去,生怕伤着娇嫩的花朵。
……我在干什么,完全意义不明。
埃米尔皱着眉头如此自言自语着,将花瓶放在了客厅最显眼的位置。

从那之后,卢卡斯几乎每天都送埃米尔一朵三色堇。
“节日快乐。”
“它开的很好,而且你喜欢三色堇。”
“这与你你家的风格很搭。”
“这与你的眼睛很配,我指颜色。”
有的时候便直接是:
“我想把它送给你,于是就做了。”
埃米尔也渐渐习惯了这一切,习惯了卢卡斯一脸平和地递给他美丽的花朵,有的时候甚至会在卢卡斯没有送的时候奇怪今天为什么没有三色堇。
花朵也是,紫色蓝色居多,深浅不一,有时还会有粉红色。
不过不管今天那是怎样的,他都会一如既往地喜欢着他送来的花并且愚蠢地自以为掩饰好了自己的情绪。
卢卡斯什么都不说,但他一直看在眼里。

当埃米尔得到消息的时候,卢卡斯基本上就剩一口气在决绝地撑着了。
他趴在病床前,握着卢卡斯逐渐冰凉的手,眼泪堵在眼眶中,为世界加了一层模糊滤镜。
卢卡斯用尽自己的力气,想抬起手替他拭去颊上的泪水,想对他笑一下安慰他。
他已经虚弱到连牵动嘴角微笑一下都无比艰难了。
埃米尔想着,心中又是撕裂般的痛,眼泪也随之更加肆无忌惮地滑落。
朦胧中,他看见卢卡斯半阖着双眸,嘴唇轻轻地动了几下,像是在对他说些什么。
刹那间,他感到包括自己在内的一切都已然凝固,呼吸和心跳一起停了一拍。
他看清了,读懂了他要说什么。
但现实并没有跟随着一起停滞。
卢卡斯的手无力地垂下。
那双海蓝的眸再也无法装下这世界的光了。
埃米尔什么也没说。
他将卢卡斯已经冰凉的手放在自己的颊边,泪如泉涌。

埃米尔走进卢卡斯家的花园。
欧石楠占据了绝大部分面积,其他则种着一些别的植物,有的埃米尔也很难叫上名字。
他用卢卡斯留给他的钥匙打开了门,灰尘因气流扰动而飞舞在从门口撒入的阳光中,显示出这房子已经一个星期没有人来打扫了。
埃米尔走到阳台上,给这里养着的一片三色堇浇水。
这里曾经是他花瓶里的花活过的地方。
也是他在卢卡斯家里最喜欢的地方。
卢卡斯离开之后,他就没怎么来过这里,他不想来。
也不敢来。

他把水壶放在一边,环顾四周。
和以前一个样子,只不过蒙上了一层灰。
卢卡斯显然没有力气再收拾了,房间略显凌乱,垃圾桶内沾血的纸巾的颜色令人不快,而在纸巾旁的……
等等。
那是什么。

埃米尔猛地站起身,他想到了一件事。
他在这座房子里不断寻找着,试图找到更多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猜想。
当他打开卢卡斯卧室的门并看到里面的一切后,他不由得吃惊地捂住了嘴。
床铺凌乱,仿佛刚刚有人休息过一般,地板上散落着不少残花和花瓣,其中大部分还沾染着触目惊心的血迹,花瓣已经枯干。
他太熟悉那花瓣了。
那是他最爱的花朵,三色堇。

他将擦干净的相框摆在床头柜上,照片里的两个人正并肩站在阳光下。
卢卡斯很少笑,这大概是他留下的照片中笑的最开心的一张。
埃米尔明白了为什么卢卡斯每天要送他一朵三色堇。
那是他对他的思念,对他的爱。
就像他给埃米尔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一样。

「Jeg elsker deg.」

他觉得胸腔里有什么在痛。
不知是心还是别的什么。
他现在十分虚弱,只能扶着什么才能保持行走或长久直立。
埃米尔默默地关上了门。
在阳光下绽放着的,是三色堇与其旁边的染血的欧石楠。
也许某一天就会枯萎。
也许那一天已经不远了。







……对,其实是花吐症的梗。
私设一堆……欢迎交流。
我为什么能发出来的都是刀子刀子以及刀子……

重刷闭幕式。
hmm不多说什么,亮点左下。
挪威冰岛丹麦站一起的。

【诺冰】甜梗发刀挑战

梗源空间,侵删致歉。
日常吹爆诺吹爆冰吹爆鲸组
甜的那部分肯定会有。
花式圆场系列x
天雷滚滚,大写ooc。
含丁诺成分,但比较少就不打tag了。
速食段子。
可以的话就开始。




1.他往我手心里塞了一张字条,然后脸红红地跑开。
我愣了一下,盯着他的背影看了很久。
诺尔原来还会脸红的吗,我想,大概是跑着过来累的吧。
我打开纸条,是那熟悉而清秀的字迹。
哦,今天晚上的数学作业答案。
全解全析还有评分标准。
右下角甚至还画了个爱心。
呵呵。
再见诺尔我不爱你了,这就是你跟我说好的让我自己解题吗。:)

卢卡斯发现自己又一次地梦见了Ice。
梦见了之前让他辅导的Ice。
死亡证明的字迹被滴落的液体打湿,墨迹晕开。
卢卡斯最爱的弟弟同时也是恋人埃米尔,在大学的开学典礼后,被一辆违章超速驾驶的汽车夺去了本应鲜活的生命。
“我想你了……Ice……”
浅金色发少年的低语,除了他和他的妖精朋友外,没人听见。

2.“你是我的。”他把我搂入怀里,在我耳边低语着。
我就那样站在那里任他搂着,半晌才想起来抬起手来回抱他。
我尝试紧紧地抱住他,我想念他的气息,他的声音,他身上那股淡淡的香气。
“诺尔,我……”
眼泪挣脱我的控制,从我的眼中不断溢出。
“想你……”
我伸出的双臂,最终抱住了自己。
诺尔的幻影消失了,像欧石楠的花瓣一样飘散。

3.“我们上次见面是什么时候?”
“你居然忘了么,就在昨天。”
“是啊……在你的葬礼上,埃米尔。”

4.生日的时候,我收到了鲜花,蛋糕,还有他的订婚戒指。
我盯着戒指,不知道该用什么表情面对。
“不好意思,这个住址是隔壁。”
我看着快递员向我道歉后跑出我的花园,年轻人呢。
小径旁不小心被破坏掉的三色堇,此时正孤独地躺在一旁,苟延残喘。

5.“你终于醒来了!”他紧紧拥抱着爱人,激动的泪流满面。
我就这样看着丹抱着卢卡斯,也就是我哥哥,一边流着眼泪叫他亲友一边搂着他,仿佛放手他就会消失一样。
我站在一旁沉默不语,许久才走上前。
“Ice……”他抬起手来,试图抚摸我的脸颊。
我抓住了他的手,“你醒了,诺尔。”
他看着我,眼神朦胧却温柔,是一个完美的兄长应该有的样子,童年时的梦想。
可现在的我,一点也不想要。
“我去旁边收拾房间。丹别把诺尔勒那么死。”我低着头,找了个理由离开这里。
其他人都只会认为是我不坦率而已。
关上门,我的眼泪终于脱离了我的控制,夺眶而出。
我不是个好弟弟,或者说从来就没是过。
说实话,我很希望那一刻把诺尔抱在怀里的是我。
不过他应该是不会有机会知道了。

6.我有自己的咖啡厅,猫咪,还有伴侣,生活过得波澜不惊而甜蜜。
他很吵,我有时也会有些烦他。
和我一起去看Ice也是,安静不下来。
“意味不明。你们都多大了为什么还那么像小孩子。”
Ice总喜欢这么说。
每次我们走的时候,Ice总是一副我们走了他会很开心的样子。
直到有一天,Ice家附近的精灵告诉我,每次我离开他,他都会很失落。

7.“我爱你。”“我更爱你。”
“为什么要做这么愚蠢的游戏,你们都不是小孩子了。”
“就是。”
两个人一起看着这一局抽到国王的丹,眼神中带着嫌弃和不满。
冰终于无法再忍下去了。“我的工作还没处理完,先回去了。”
诺什么都没说,轻声地说了路上小心之后,便专注于手上的酒。

“呐,贝瓦。”
“嗯?”
“他们两个真的分手了吗,为什么我一点也看不出来啊?”
典认认真真地看了一会儿芬,看的芬有些头皮发麻。
他叹了一口气。
什么也没说。

8.雨下得越来越大。我回过头,看到他不知何时竟站在我的背后,为我撑起一把伞。
我看着他,稍微有些怔愣,不过也只是一瞬。
他说,冰,该回家了。
我没有理他,转过身去。
他说,冰,你这样会冻病的。
我默不作声,仿佛他不存在。
他急了,小冰,你觉得亲友他愿意你这样吗。
我很不争气地红了眼眶。
感谢奥斯陆的夜雨,就算哭了也可以给我打掩护,不让人发现。
说实话,我一点也不想哭。
但胸口还是无法控制地难受,泪腺完全无视指令。

9.天黑了,他依然牵着我的手送我回家,那只手温暖而宽厚。
却不属于我。
是的,他永远也不可能属于我。
就算不是小孩子也不会的。

10.梦醒之后,我看到穿着白衬衫的他居然躺在我的身旁。
我俯下身,轻轻吻了吻他的额头,“早安,Ice。”
他没有表情,没有动,也没有说话。
但只要能这么看见他,我就很幸福了。
我洗漱整理好,走到前面打开店门。
人偶师的工作要开始了。

第一篇鲸组粮居然是刀子。
也是服我自己。
感谢您看到这儿而不是在一半的地方关掉。

【清安】我作为机械的日常物语(3)

原本说好情人节的十分抱歉……
事儿有点多……
hmm本章有兼堀成分注意避雷。
安定小天使手把手教你如何在清光脑内刷高x格弹幕(bushi)。
具体内容和前文请翻lof,特别特别浅,很容易就找到了。
【↑还不是你个垃圾不会用手机归档】
那就开始xxx

日子就这么一天一天地过去。
加州清光好像都快忘记了自己死过一次。
说是好像要忘记,其实只不过是不想再记起来罢了。
别忘了这份文件还存在于他的数据库里,随时可以调出来。

“怎么样,新生的感觉如何?”和泉守兼定看着已经坐在办公桌前的加州清光,一边把玩着他的光脑一边这么问。
“嗯……一开始会很奇怪,不过慢慢就好了。主要的问题是肢体模块控制的适应性。开始的时候可能连走路都有点困难,两天后我进行了系统的微调,现在感觉很好。”加州清光回答。
“那这听上去不错。”和泉守兼定回到自己的办公桌前,开始处理身前的一堆文件。
“说起来,和泉守。”加州清光突然出声,“你怎么今天来这么晚啊?”
“哈?晚么?”和泉守兼定愣了下。他觉得自己和平常一样啊。
“呐清光……我跟你说……”一直安安静静的安定的声音从清光的耳麦里传入。
“嗯,你说吧。”清光听着,还跟安定一直交流着。
“嗯,还有呢。”
“哈?”
“又私自探测了?哦我给过权限了啊,不好意思不记得了。”
“什么嘛,我刚刚清过一次缓存啊。”
“不我学的是计算机,不是神经学,我听不懂这个。”
“等等?你认真的么。”
然后加州清光看和泉守兼定的表情立刻精彩了起来。
而和泉守一开始看着他的表情就是莫名其妙的,现在只不过是程度加深了而已。
“和泉守的生活真是多姿多彩啊,但是不能误了工作哦?”
和泉守兼定从头到尾都保持了一脸懵逼。他先是看着加州清光一个人自言自语,过了会儿才反应过来这是在和那个叫大和守安定的人工智能聊天,然后加州清光加州清光莫名其妙地开始笑?!啊不愧是土方教授的作品笑起来如此仿真……
“喂,加州,你怎么了。”和泉守兼定一脸不解,“还有你那句话,什么意思啊。”
“来,安定,告诉他。”清光打开外放。
“和泉守先生,根据检测结果,你的激素上涨到了一个可观的水平。结合你今天的精神状态来看,你昨天应该是做了一些比较激烈的运动。比如……”安定的声音传出,一开始和泉守自己都有些不明所以,但越往后听一句,脸就越红一分。
“哎呀……真是担忧堀川啊,他肯定被你折腾坏了吧。今天有课吗?万一不能去了你可要负责啊。”清光带着看热闹不嫌事儿大的微笑对和泉守说,声音中也不禁染上了几分笑意。
“就是说啊,堀川先生会受到影响的吧。”安定也顺着清光的话说下去。
“不劳费心,好好工作吧你!”有些恼羞成怒的和泉守敲了下清光的头,瞪了一眼光脑,回到自己座位上打开电脑开始自己的任务。
“好咯安定,我要工作了,先回去。”清光看着自己“跑”出来的安定。
“回去没问题但这之间没关系吧?”安定抬起头看清光,后者笑笑。
“会分心的。”清光说,“会分散注意力的。”
“你可以屏蔽我啊。”
“你觉得你回去和我探索半天自己再屏蔽你还可能连不到我的光脑对我来说哪个更方便?”清光看看他,突然生出了一种揉揉他头的冲动。
他真的这么做了。
但天不遂人愿,他的手指正要点上安定的头顶,安定正好错过一步去躲开了。
“对不起啊清光,忘了提醒你探测器还没关。”安定的语气中毫无歉意反而还有些得意。
“所以你还是可以知道我在想什么,”清光单手托腮,目光中颇有几分玩味,“不过可惜啊,昨天晚上被我改成目前只能探测表层了。”
“……总比你这没有这种基础功能的强。”像是不服气,安定把基础两个字咬的很重。
“你看,我就说你不回去我会分心。”清光正了正色,打开了电脑,“顺便把这个探测的基础功能也关掉。”
“好的清光。”安定的身影瞬间消失,清光也专心地码起代码来。

午餐时间,和泉守习惯性地拍拍清光的肩。“走了,吃饭去。”说完才想起不对,结果清光已经站起来了。
“好的,走吧,我昨天晚上忘了充电现在感觉要死啦。”清光检查了下各部位状态,拿起自己的光脑,真的就跟着他走了。
和泉守发现自己的反应又慢了一步,有点郁闷地抓抓长发。
总是忘记这家伙是土方先生的作品,体内的装置甚至可以转换食物中的能量作为能源驱动。
“对了,今天国广让我叫你们晚上去我家吃饭,说是庆祝一下之类的……具体怎么说的我记不住。”
“我估计人家堀川就没指望过你能记住……那就晚上下了班一起走吧。”清光小声地吐槽。

下了班,两个人坐上和泉守的车,讨论着工作的问题。
清光眼前所显示的场景中突然跳出了消息提示。
他有些疑惑地打开,看见浅蓝色的字符一个个跳跃出来。
“呐清光,堀川国广先生是个什么样的人。”
清光有些好奇,他怎么会在意这个。
“嗯?他是个挺温和的人,相处起来感觉很舒服。”他也同样以信息的方式给他传输了过去。
“喔……和冲田教授一样吗?”
“嗯,差不多一个类型?”
“会不会对科技有抵触心理啊?”安定突然没头脑地问了这么一句,毕竟万一有可就糟了啊。
“……不知道你是出于什么程序设定才这么想的但不会的,他与和泉守的专业一样所以怎么会抵触这个。”然后又补充了一句,“担心过多了。”
“堀川啊……”
三个字跳了出来。
然后又过了很久,安定又发了一句。“发现了相关文件……但打不开。”
“……?打不开就算了。”清光显然并没有在意。

下了车,两个人走进和泉守与堀川二人合租的公寓。
“也不知道国广今天做了什么……”和泉守走进去,正好碰见端着菜出来的堀川。
“兼先生回来了啊,我叫你告诉……哦,晚上好加州。”堀川把菜放在桌子上,笑着看看。
“那,打扰咯。”清光笑着回答。
三个人整理了一番之后开始吃东西。其实对于清光和和泉守来说这是种享受,堀川的手艺绝对是一绝,到达了连烛台切助教都在赞叹的程度,而且除了和泉守兼定能天天吃外,吃过他做的饭的人只有他的兄弟们,清光,土方教授以及跟着土方教授蹭饭的冲田教授。
“最近怎么样呢,加州。”堀川一边嘱咐他旁边的兼先生慢点吃,一边问候着大约几个星期没见的朋友。
“还不错,和以前其实没太大区别。”清光笑,“除了更方便以外。”
【是啊,除了平时要充电做事靠系统有巨大内存外真的是没什么区别了。】安定用荧光蓝字幕在清光眼前吐着槽刷着存在感。
【……对,没错。】唯物主义者只能承认,毕竟这就是事实嘛。
“是吗?那很不错啊。”堀川笑了笑,拦住来自和泉守想夹走最后一个天妇罗的筷子并将天妇罗夹给了清光,“一直很感兴趣,加州和自己的AI相处的如何?”
“哦这个你知道了啊。”清光就知道和泉守肯定忍不住说出去了,不过既然是他的话那么也没关系,“很不错哦,对了堀川还没有见过他吧。”清光放下筷子,把自己的光脑拿出来,“要看看吗?”
“诶?可以吗?”堀川有些意外,也有些惊喜。
“当然可以咯。”反正又不是外人,清光直接把VR投影打了出来。
“初次见面,我是大和守安定,请多关照。”安定睁开眼睛,“站”在光脑上。
然而堀川却是有些愣住了。
“怎么了国广?”和泉守察觉到了堀川的异样,试着推了推他。
“……嗯,没什么。”堀川又调整到了原本的样子,“初次见面,大和守君。我是堀川国广,请多关照。”
【你看看人家多有礼貌,你第一次见我的时候哪儿是这样的呀……】
安定的蓝色弹幕又开始刷了。
【我也没见过你这样天天怼管理员的AI】清光回敬道,当然面前的兼堀两人肯定不会知道他们在做什么。
“化形做的真不错啊。”“是,听说是冲田教授找了工作室做出来的。”“真好啊,很用心呢。”
而作为第一冲田厨的安定自然也是十分开心,开心的原因是被夸了和冲田教授对自己的用心程度已经是人尽皆知的了。
“各方面的性能都很不错呢。”堀川国广在看完一遍使用介绍后如此评价。
“谢谢夸奖。”安定的声音温和,其中又逸着小小的兴奋。

“说起来,集会最后肯定就是那个吧。”收拾完餐厅后,三个人坐在客厅里。
“是啊,就是那个。”清光深有同感。
“嗯,兼先生说的没错。”堀川拿出了一样东西。
安定在长久地探索人类的社交行为后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结果,但看到堀川拿出的东西之后却惊了。
【原来人类的社交最后一项是玩纸牌吗,记下来记下来。】
“不过,”和泉守在沙发上坐直,“你这家伙现在的状态和我们玩这个,是不是有点不太公平啊。”
“确实吧,两个打一个,结果你们还输了多丢人啊。”清光面不改色地开口。
“不兼先生他指的是加州你现在的机械状态以及你旁边的人工智能吧。”堀川看形势不对,赶紧把歪了的话题又正过来。
“这个嘛,不用担心吧。”清光说,“我会把我们两个的扫描都关掉的。”
“你这么说我就放心了,来来开始。”和泉守兼定把跑到前面来的发丝稍微往后拢了一拢,一副干劲十足的样子。

【呐,清光。】
【嗯?】
【我记不得你这是输了第几局了。】
【……总共才玩了三局啊?!】
“好了,没牌了。”堀川把手中的最后一张牌打了出去,和泉守兼定也跟着把自己手里几乎没怎么走的牌随着放下。
【哦,第三局。】
【行了别刷了安定……】
“不行啊,还是没什么长进啊我。”清光把手里的两张牌放下。
“加州已经很厉害了。”堀川笑了笑,“我只是运气比较好而已啦。”
“还玩吗?”和泉守把牌拢起来,洗好放在一边。
“不啦,要赶紧回家。天都这么黑了,我也不方便再继续打扰下去了吧?”清光起身去拿自己的外套。
“我送你。”和泉守也跟在他后面去拿车钥匙。
“那,再见堀川。”清光对把他送到门口的堀川笑着说,“今天挺冷的,快回去吧。”
“好,路上小心。”堀川向他挥挥手。

将清光送回去之后,和泉守回到家里和堀川一起看电视。
“对了国广。”和泉守想起了一件他很在意的事,“今天你看见大和守的时候,为什么会那么惊讶?”
明明你根本没见过他吧。
“嗯,就是觉得以前我好像认识一个人,也叫大和守安定。”堀川顿了顿,“而且他的长相……我可能记得不太清楚了吧。”
“和大和守君,几乎一样。”



后期有惊喜xxx

占tag致歉。
就是想问问太太们,有没有aph段子墙的墙号……
有的话请给我一份谢谢谢谢谢谢谢谢各位大佬!!!!!

悄咪咪问一句情人节送一篇be会不会被打死……
当然清安坑肯定是要更的……

嗯,今天冬奥会开幕式。
就提供个脑洞,各位大大要不要考虑下画开幕式各国出场的样子。
比如说阿尔家出了大半个场还没出完……(242人)
然后北欧的各位巨巨们,诺子出场,大老爷出场的样子,瑞桑,艾斯,提诺这样。
顺便艾斯家有一个做鬼脸的小哥哥超可爱。
提诺家配色很清爽,来了不少人呢。
亲分家的代表队有一个甩帽子结果把帽子扔了出去还跑去捡的,捡回来还接着甩233
亚瑟瑟家蹦蹦哒哒过去的运动员
虽然被禁赛但还是有加入有170人的伊万家的运动员们。
【俄罗斯奥委会被禁止参赛,也就是说因为不是被邀请所以不可以以国家名义来挑选运动员组队去参赛,但可以以个人名义去参加比赛,最后得奖牌的时候升奥运旗不升国旗】
费里家代表队上台的时候音乐变的很燃,人大概有五分之一个场的样子。
小菊和耀家几乎前后脚,一个63一个65服装配色挺有趣一个全红一个全红一个上白下红。
中间牙买加入场hip-hop式
捷克入场的时候还有集体摆pose
马修家入场的时候是两位选手举旗,人超多,大概四分之一场子,集体项目超级强劲。
法叔的配色很棒,结果还是确认参加呢。
小香家只来了一个人,是个16岁的孩子。
最后是东道主,两个国家联合参赛,值得一提的是旗子的正反面是两个国家的国土的形状,好像是叫朝鲜半岛旗。
所有运动员入座时场馆观众席像彩虹一样。
场馆是露天的,不过还好天气还不错。
原本组委会是允许运动员因为天气问题离开的hhhhhhhh

……所以有大大想画一下吗……这儿话废描述不出来……

【清安】我作为机械的日常物语(2)

拖了好长时间……
夹兼堀私货土冲私货。
有别的到时候再说。
不正常的故事,第一章请见lof
小年快乐x


加州清光很郁闷。
非常郁闷。

“等等,为什么我对自己有什么功能都不清楚啊?作为一个标准的机械这难道不是很奇怪吗???”加州清光在仔细地扫描了一下他自己后十分惊奇,到处都是加密权限文件,已知的部分很少。
而且他还都没有权限。
然后他瞥见旁边的和泉守发动了和泉守式忍笑。
倒是安定在认认真真搜索了一下相关内容后发现了在自己的存储里有解释。
“等等我这里有说明文件……啊没有权限打不开。”
“权限?”清光很是疑惑,“好的我授权了。”
“不这个权限是冲田教授的你没有,咦这里还有附带的相关文件……”光脑一阵静默“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什么鬼哈哈哈哈哈哈哈哈我给你你自己看。”
安定爆发出毁天灭地的笑声,随后清光接到了安定传来的文件。
“什么东西,显示一下我也看看。”和泉守端着水凑过来,安定打开文件并很贴心地投射了一下。
浏览完之后,和泉守式忍笑变成了和泉守式爆笑。
“哈哈哈哈哈加州你……简直太惨了哈哈哈哈哈哈我先笑一会儿……”
“什么叫做好好体会接下来作为人类的精彩生活啊???连说明书都没有自己带什么功能都不知道的机械我恐怕是第一个吧???”清光无奈至极,冲田教授什么时候变这么闲了?
“所以,加州先生好好自己探索自己的性能吧。你的潜能很大。”安定恢复正常,温和地提出正常的建议,只不过后半句稍稍染上了些前辈训导的味道。
“也只能这样了…别笑了和泉守!”清光撞了旁边那个笑的快要站不直的家伙。
“亲,亲导师啊。土方教授都不会这么放生我们俩……”
清光的脸更黑了,虽然看不太出来。
他干脆别过头,看着旁边的光脑,处理器飞速运转,思绪复杂。
“怎么了吗加州先生?突然看着我。”
安定的声音传出来,清光还有些惊讶。不过他马上就猜到了这是怎么回事儿,安定可以用摄像头实时记录发生的一切。
“呐,大和守……安定?”清光“想”了下他的名字,再次感叹做个机器人其实也不错,“不用叫我加州先生,听着很别扭。”
“好的加州先生,你是要改变默认称谓吗?”“都说了不用叫我加州先生。”“但要告诉我叫你什么啊,不然还是要称呼你为加州先生呀?”
哦,对。他把这个问题给忘了。
“啊,那就叫……帅气无比的清光君吧。”
一阵寂静无声。
和泉守觉得自己脸上的表情无法猜测,而那个奇怪的人工智能若是有表情也怕是满脸鄙视。
“虽然我感觉十分不良但您确定吗。”安定的声音平平淡淡毫无波动甚至有一丝嫌弃。
“当然是开玩笑的啦……还是叫我宇宙无敌帅气的清光君吧。”清光的声音中有一丝隐隐的笑意。
“……”
“恕我直言,这和刚刚有什么区别吗。”和泉守忍不住无奈地吐槽道。
“有啊,帅气的程度是不同的。”清光却一脸认真地回答了这个问题。

安定是个有自主意识的AI。
所以他拥有和人类一样的感情。
所以他现在十分嫌弃他的主人加州清光。
尽管按人类的标准,他主人确实长的很好看。
不过他才不会承认。
而且就算他好看,这么直白地要求别人说出来真的好???

“开玩笑的,叫我清光就可以了。”清光最后还是认认真真地回答了。
“好的清光,默认称呼已更改。”
“说起来啊大和守安定,冲田教授他不会也没给你权限让你获得全部性能吧?”和泉守想起了一件很重要的事情,靠在一旁看着光脑问。
“怎么可能,冲田教授对我最好了,我的功能很强大的。”安定的声音中染上了几分愉悦。
“是吗,来份性能说明看看。”清光淡淡的,“悬浮显示,安定你也化个形吧,不然这样太不公平了。”
“好的。”顷刻间,由光影构成的蓝发男孩就坐在了清光光脑的旁边,白嫩的手指轻轻一划,闪着莹莹的蓝光的界面浮现出一串串文字,延伸的速度极快。
“我的说明书,列出了所有的功能及使用方法。”小人儿叉着腰,一脸“本大爷就是这么厉害”。
和泉守的手指轻轻滑动,一行一行的文字说明映入眼帘。
“嗯,性能很不错啊,处理工作绝对够用。”和泉守看向旁边的清光,后者正静默不动,通过互联检查安定的状态以及光脑的各方面情况。
清光早就在脑内读完了,他也很惊讶。
导师竟然对他这么好,虽然封了他自己不少功能却送了他这么好用的一个AI。
但……有一个地方对不上啊。
“安定,全盘扫描一下,范围包括你自己在内。”他有一个地方没想通,于是下达了这样的指令。
“好的。”影像小人闭上了眼睛,安静了下来。
过了一小会儿之后,小人睁开了眼睛,并换上了一脸疑惑。清光已经不想再吐槽这家伙的表情有多丰富以及冲田教授有多闲了。
“奇怪,在我的范围内有几个加密文件夹,占了些内存。”随着话音,几个文件夹图标浮现在安定身边,它们无一例外地上着锁。
“能解开吗?”清光问。
“六重加密,简单极了。”
“那就试一下。”越来越好奇了,冲田教授到底还给他准备了什么样的惊喜。
“好……”安定又一次地闭上眼睛,开始运转。
但没多长时间,奇怪的事情就发生了。
清光的监测系统告诉他,他的光脑正在不正常地迅速升温,不过他以为是运转过快负荷量过重导致的正常现象所以并不太在意。
但顷刻间他自己就否决了这一判断,毕竟安定的性能摆在那里,十二重加密也不是事儿,所以只能是这些文件还有什么别的名堂,蒙蔽了安定的判断。
就像肯定他的想法一样,安定突然抱起脑袋,一副痛苦的样子,小小的身体缩成一团不停颤抖。
“呜……不行……做不到,有别的什么在……”
和清光刚刚解压自己相关的文件时那痛苦的样子一模一样。
清光赶忙叫停,安定这才这才逐渐恢复正常。
“看看文件名,都是关于你的啊安定。”清光说,“果然冲田导师还有什么别的没告诉我们啊。”
“按照这种对你们的放生程度,估计是要你们自己探索了。”和泉守把杯子放在一边,双手抱胸。
“不奇怪,毕竟AI要学习嘛。虽然内容不一样但效果差不多啦。”清光摆摆手,一副毫不在意的样子,“而且土方教授配置的堪比正常人类全部功能的传感器也能起到很大的辅助作用,再不济我还可以靠安定过活。”
“就算能帮你做一切你不好好工作学习最终还是废物啊清光。”安定适时地拆台。
“土方教授的配置绝对是一流的!”和泉守十分自豪地,“国广有传简讯叫我去吃饭,先走了。”
“好的兼先生知道了兼先生。”清光学着堀川的语气打趣道。

和泉守走后,他带着安定慢慢地散步回家去。
“接下来的生活会是什么样子,好期待啊。”
“嗯,应该会很有趣吧。说起来今天晚上你做饭啊。”
“咦?你不是可以自己做吗?”
“刚刚的说明书里有看到你可以做啊,控制一下厨房的设备什么的。”
“……好的清光知道了清光。”

T.B.C
不定期更…想起来就填了想不起来估计会有人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