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天也要吃小笼包

这里F,不介意大小写。
脑洞一堆,永远也填不完。
不知道什么时候会更新,催更是管用的√
TR/APH/全职高手/VOCALOID
我爱来派冲田组土方组源氏鲸组中华组谢谢各位。

堆个脑洞。
ice是鲸,nore是北极燕鸥。
两个孤独的家伙谈恋爱的故事。
我要给你们安利爱丽丝。

【占tag歉】高亮,求本。

hmm如题。
求四位太太(夏一漠,田小恬,卡潆,骨头)参本的安利向合志《致明日》。
每天都在恨自己入坑晚.JPG
是16年的本子了……试图问问有人要出吗……
您愿意将它转手给我的话我会万分感激……!
听说是,超级超级可爱的本子……!
再一次地占tag很抱歉很抱歉很抱歉!!!

【诺冰】刀梗发糖挑战

我都忘了这玩意儿我欠了多长时间。
是沙雕段子了,我也就会写这个。
凑合看吧,小学生文笔,全程ooc。
我写不出鲸兄弟百分之一的好。


*用以下句子开头,写一篇甜文。
1.天终于黑了,他抱着自己爱人的尸体沉沉睡去,脸颊上有泪痕。
埃米尔面无表情地戳了戳他,手指穿过了他的身体。
“说是什么靠身体接触就能完成这个仪式,完全不可信……”埃米尔叹了口气,把头转向一边避开那个人。
“但是你也信了,不然就不会来了,Ice。”
“是啊我居然信了这……”埃米尔完全没意识到谁在说话,只是本能地接了下去。但接完之后才意识到不对,为什么有人能听到自己说话?!
“……Nore?!”
他轻轻点了点头,像是赞许一样微笑了下。
“这下完了,你和我一样了。”埃米尔就地蹲下,双手抱头,一副苦恼的样子。
明明自己已经是这么一副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了,还搭进去了一个他,真棒。
“这是,很重要的步骤。”卢卡斯并没有过多解释,然后闭上眼睛,轻轻默念着什么。
“所以一开始就说了你在期待什……这、这是什么啊啊啊啊啊????”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就拖拽着他要把他带走,他无法控制自己,空留一声哀嚎。
【又要和Nore说永别了吗……】
他看不见自己的表情,但他猜一定是写满了不甘。
结果却久违地感受到了拥他入怀的人的温度。
“回来了吗……太好了。”卢卡斯罕见地笑了出来,将怀里的人抱紧,在他耳边轻声呢喃。
“欢迎回家,埃米尔。”
“我再也不会失去你了。”
2.我失明了,身边的人陆续离去,连同最放不下的他。
大概。
“蛋糕好了,我去端过来。”他说着,慢慢走出了房间。
我点了点头,仔细地听着他的脚步声。
那个方向是大门哦,Ice。
我没有点破,继续静静地听着。
“嘭——!”一声闷响穿过走廊,我掀开被子跳下床去想要去搀扶他,结果却被他怒目而视。
“……你怎么下来了?很容易摔倒的快回去!”
我没怎么多想,向他伸出手去要拉他起来。
“不用,我自己可以……嘶!”他稍微动了动便疼的一吸气,但仍然咬着牙尝试站起来。
我叹着气,深觉无奈地把他从地上捞起来,不容他抵抗,将他一路抱回房间,精准地放在我刚刚坐着的那个位置。
“给我看看。”我轻声说着,脱下他的袜子查看脚踝,没什么大问题,只是扭到了而已。
而直到此时我才意识到发生了什么,我本该是“失明”的。
啊,暴露了。
我抬起头,对上他惊讶不已的目光。
“你……你能看见???”
这种时候说什么都为时已晚,我只静静地点了点头。
他愣在那里好长时间,之后才反应过来,伴随着的是目光中的怒意正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膨胀。
“合起伙来,骗我一个?”
我想了想,找了个合适的借口。
“今天愚人节,节日快乐Ice。”
他愣了一下,脸上阴云更密几分。
“这是正常的成年男性该做的事情吗?!你们怎么这么幼稚!”
意料之中的生气了。
Ice低下了头,一语不发。
但是,我却能看见他逐渐缓和的神色中所流露出的庆幸和开心。
3.从一开始,我就知道,自己是他的替代品。
甚至他本人都亲口承认,我就是个替代品。
但是就算是作为一个不说话不能动的抱枕,我是不是也应该有一份自己的权利?天天被闪闪闪,我要瞎了谢谢,没看见图案已经褪色了吗。

“所以你一开始为什么要定做这么意义不明的东西!给我扔掉不然你就回奥斯陆去!”
“因为你并不愿意让我抱,而且你希望印着你的样子的抱枕被扔进垃圾场吗。”
“……啧,收起来,别让我看见它。”
“那我可以抱你吗。”
“……可以可以行了吧…!”

不好意思麻烦你们先把我收起来谢谢…!
4.“别再让我看到你。”他丢下一句话后扬长而去,只留给我一个背影。
然后柜子的门就关上了。
我借着最后的光亮看到了我周围的各位。
最引人注目的是,我看见了印着定做我的那个人的样子的我的同类。
5.什么都没有了,包括你留下的一切,全部灰飞烟灭。
“全剧终。”终于忍到了电影结束,他推了推旁边已经靠着他肩膀睡着了的卢卡斯,结果他并没有醒。
他低头凝视着他,金色的的鬈发一边被向后固定,长度垂在颈间刚刚好,颇有几分艺术家的气质,他们的近距离甚至可以让他嗅到他发间的柠檬香气。他看的出神,忍不住伸出另一只手去轻抚他。
好软……他这么想着,推他他都没醒,只是揉头的话没关系吧。
过了一会儿,他才反应过来另一个问题。
他这是在干什么,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太过奇怪了吧。
他在他睁开眼睛的前一秒收回了手,并装作泰然自若的样子。
“醒了?走吧。”“嗯,走吧。”

卢卡斯绝对不会告诉他,他其实在他刚刚推他的时候就已然转醒,只是觉得靠着他很舒服在装睡而已。
6.我还是没有拉住他的手,眼睁睁看着他在我面前离去。
“都说了不用再买新的回来了!原本的还没有用完啊!”
“我会用完它的,你知道我不喜欢浪费。”
“……啧。随你的便。”
7.绝症诊断书落到我手里时,我只是冷笑,并没有哭泣。
因为上面的名字跟我没有半点关系。
“你能不能看清楚这是哪床病人,第几次了。这样会吓死人的。”卢卡斯看了看诊断书,郁闷地敲了敲实习生的额头,把我真正的诊断书交给我。
“再有一次,你就不用等到实习结束了。”
卢卡斯收走了这份诊断书,留下吓得腿抖的实习生回了办公室,我摆摆手示意那个不断“对不起”的,估计是被卢卡斯吓到了的实习生出去。
过了一会儿,我床头的手机屏幕亮了起来。
“下午办出院手续,晚上回家吃什么?”
“随便,你是医生,你来安排。”
我点击了发送,然后躺下继续休息。
8.他的身体朝海中坠去,随后被海浪吞没,宛如沉入深渊的鲸。
我急忙把他拉出了激流,带他游到海水相对平静的地方,然后轻轻拍了拍他的脸庞。“醒醒,Ice。”
他睁开了眼睛,眼神中还带着迷茫,“Nore……?”很棒,他还记得我是谁。
“怎么样,这次人类世界旅行?”
“糟糕透顶……”他揉了揉还在发胀的太阳穴,双腿变回鱼尾,鳍和鳞从白皙的皮肤上长了出来,变回了可爱的人鱼模样。
是的,这才是本来的他,我坚信若海里有什么所谓的天使,一定就是他这幅模样。
“走吧,我们回家了。”
9.大火吞没了一切,包括他的家,和他最爱的人。
他将羽毛笔放回墨水缸里蘸了蘸,写完了最后一段。
“他笑了笑,他此生的愿望已经满足了,恩情也还够了,从此他再也不欠这个人类什么,黑色的恶魔展开翅膀回到了自己的宫殿。”
“又是很久以后,在亲信为他带来的一干侍仆中,他又看见了那张熟悉的脸庞,那在他漫长生命中留下不朽印记的脸庞。”
“写完了?魔王陛下?”一旁的金发执事端来咖啡放在桌上,动作轻巧。
“嗯……我应该要休息一会儿了……”银发的魔王放下了手中的羽毛笔,揉了揉酸胀的太阳穴,“这样就赶上截稿日了,大概。”
“我有没有成为第一位读者的荣幸,陛下?”
“想也别想。”
“喔,原来我在陛下生命中起过如此重要的作用么……我的荣幸。”
“你?!……混账!迟早有天把你吞了!”
“在此静候,陛下。”
10.“但愿在我走后,还有人能替自己陪伴你。”
“我有帕芬……而且你就出差一个星期戏为什么这么多?!安安静静地工作去吧!快走快走!”

是今日份的冰冰。
来自垃圾文手的瞎xx自我挣扎。
原来横屏拍才是正确使用方式。
光明正大地承认自己用了滤镜。
有一种悲伤叫做你以为你只有脸画的好看其他地方是废,结果仔细看了看发现自己全废。
褶皱阴影我吃掉了。
不要脸地打了tag污染诸位眼睛。

【杂】讲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但这是事实

避雷,鲸组典芬要素注意。
是不是事实由您决定……拒绝撕逼接受讨论

1
讲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但这是事实。
Ice小时候真的很可爱,会叫我哥哥,甜到心尖的那种。
但是现在……判若两人啊。
不过也只是叫哥哥的方面,可爱倒是一点没变。

2
讲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但这是事实。
我以前曾经练习过如何自然的叫Noru“挪/威”。
但是现在能很自然地叫出来了。
我不会在公共场合随便叫哥哥的,别期待了。

3
讲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但这是事实。
其实Swe先生去年圣诞的礼物是我亲手放进去的,很忙没去是骗人的。
看了他愿望清单很是抱歉!但是有好好地达成他的心愿的讲…啊啊总之就是这样,moimoi——!

4
讲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但这是事实。
我知道他看过了。也知道他当时的话是骗人的。
他树下的礼物,我准备的。

5
讲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但这是事实。
上面这四个人的秘密我其实全是知道的——!
嗯?要说我有什么这样子的事情?哈开什么玩笑!哪有那么大的反差,我可是很表里如一的啊!

6
讲出来你们可能不信,但这是事实。
我们五个的关系会一直好下去!直到永远——!

片段

“我们做个游戏吧。”
他放下了正在上松香的弓弦,抬起头来看着他。
“……嗯?”他的视线从手中的书转向他,试图从他的表情中找到他的真实意图。
“我拉一段,你猜出来就跟,两个乐句后要是没跟上就算我赢了。”他歪了歪头,目光中流露出些许笑意,“玩吗。”
“这是什么,意味不明。”他有点不想理会他,于是继续专注于手中的音乐家传记。
“……真的不试试吗,可以有赌注。”
“哗啦。”不。翻书声代替他本人回答了这个问题。
“你赢了可以请你喝可乐。”
“……”翻书声停了下来。他应该是是在犹豫,他想。
“玩不玩。”他轻声抛出了橄榄枝。
“嘭。”书合上了,他接住了。
成功了,他轻轻地笑了一下,果然可乐很有用。
他从桌子上的琴盒里取出自己的琴和弓,站在一旁做好准备。
“开始吧。”
“别急,让我想想拉什么……”他说着,手指按上琴弦,略微顿了一会儿后搭弓于其上,大提琴的声音优雅却也不失此处应有的灵动,他听了一会儿,在第三个乐句的时候精准跟进。
他是个小提琴手,技艺十分精湛,虽说这不是什么正式演出但也还是足够认真的。他的手指灵巧地在琴弦上捕捉和弦,弦伴着时上时下的弓振动着,如水的琴音便一圈圈地荡漾开来。
当然他也是很优秀的,这首曲子进入了第二部分,他的演奏也变得激昂,大提琴的优雅音色变得壮阔,激动人心。两人的琴音完美契合,就如同一对舞伴随着舞曲旋转,分合。
反复结束,当最后一个音消失在空气中时,他放下了琴,面色微红,看上去情绪也稍有提起。
认真了,他想,不过他本人又何尝不是呢。
“《挪威舞曲》?”
他点了点头。”继续吗?”
他甚至没有过多思考就点了头,这赌局赢得如此轻松,他已经看到了今天晚上买一箱可乐并让他付账的美好情景。
于是整个下午,琴房里的音乐就没有停过。他有些无奈也有些开心,一开始是他主动了没错,结果为什么最后两个人都越来越认真,甚至最后都变成了对方主动……
不过,能看到他竭尽全力后面颊通红,轻微喘息的样子,也算是值了。
两个人最后给自己的琴调好了音,离开了琴房。
“跳弓有进步。”他说。
“……谢谢,不过下回应该叫上Fin和Swe,声音还是有点单调。”他思考着,对于他的赞赏只是随口回答。
他一阵无言,“其实不太……”等等,他转念一想,如果带上他们不就是Double Date了吗。
“不太什么?”“没什么,走吧,回家。”










“这不公平,今天下午十多首曲子都赢了为什么就买了一瓶?”
“我什么时候说过赢几次买几瓶了?”
“你…!”
“我也想买,但是冰箱里面放不下了,欠着下次吧。”
“……哦。”

你们相信我,这一开始就是个两句话的段子。
一开始是……然后莫名其妙地变成了这样。
是鲸兄弟,自己脑内的弦乐四重奏paro……有时间写个设定。
我就瞎写写,你们随便看看就行,人怂怕撕。

希望上帝保佑我有时间写完并准点交工......

不知道该起什么名字了:

2018冰诞企划
#aph冰诞企划宣传#求kk

在久远的年代里/你的子孙把太阳镶上你的王冠
对你而言/一天就是一千年/一千年就是一天

Ísland þúsund ár

Ísland þúsund ár

详情见图
真的不考虑来吗!!

今天算是见到什么叫做智障了。
讲真,能把阿尔弗皮成无赖的我也还是第一次见。
还是北区智障少……中华组我圈地自萌。
“没人能无端夺取他人之物。”
“人类的愚蠢,就在于总是认为自己高人一等。”

【鲸组】Urealiserbare ideer

诺冰
使用暂定名
全是bug欢迎捉虫
虐梗发糖……还在写
一方死亡
伪双箭头,准确点应该是Nore单箭头IceIce单箭头Nore但他自己意识不到。
不接受撕逼
ooc




“Ice,这个给你。”
埃米尔闻言转过头去,一朵紫色的三色堇正绽放于他的眼前。
那是他最喜欢的花。
“为什么要突然给我这个?”埃米尔有些诧异,莫名其妙送自己礼物,很奇怪不是吗。
卢卡斯略微沉吟,“它很像你的眼睛。”
这什么理由啊。埃米尔不禁想着,不过也并没有多么在意,毕竟他也该习惯这个了。
而且……他很喜欢。
埃米尔默默地拿出了自己最喜欢的花瓶,在做好准备工作后小心翼翼地把这朵三色堇安置进去,生怕伤着娇嫩的花朵。
……我在干什么,完全意义不明。
埃米尔皱着眉头如此自言自语着,将花瓶放在了客厅最显眼的位置。

从那之后,卢卡斯几乎每天都送埃米尔一朵三色堇。
“节日快乐。”
“它开的很好,而且你喜欢三色堇。”
“这与你你家的风格很搭。”
“这与你的眼睛很配,我指颜色。”
有的时候便直接是:
“我想把它送给你,于是就做了。”
埃米尔也渐渐习惯了这一切,习惯了卢卡斯一脸平和地递给他美丽的花朵,有的时候甚至会在卢卡斯没有送的时候奇怪今天为什么没有三色堇。
花朵也是,紫色蓝色居多,深浅不一,有时还会有粉红色。
不过不管今天那是怎样的,他都会一如既往地喜欢着他送来的花并且愚蠢地自以为掩饰好了自己的情绪。
卢卡斯什么都不说,但他一直看在眼里。

当埃米尔得到消息的时候,卢卡斯基本上就剩一口气在决绝地撑着了。
他趴在病床前,握着卢卡斯逐渐冰凉的手,眼泪堵在眼眶中,为世界加了一层模糊滤镜。
卢卡斯用尽自己的力气,想抬起手替他拭去颊上的泪水,想对他笑一下安慰他。
他已经虚弱到连牵动嘴角微笑一下都无比艰难了。
埃米尔想着,心中又是撕裂般的痛,眼泪也随之更加肆无忌惮地滑落。
朦胧中,他看见卢卡斯半阖着双眸,嘴唇轻轻地动了几下,像是在对他说些什么。
刹那间,他感到包括自己在内的一切都已然凝固,呼吸和心跳一起停了一拍。
他看清了,读懂了他要说什么。
但现实并没有跟随着一起停滞。
卢卡斯的手无力地垂下。
那双海蓝的眸再也无法装下这世界的光了。
埃米尔什么也没说。
他将卢卡斯已经冰凉的手放在自己的颊边,泪如泉涌。

埃米尔走进卢卡斯家的花园。
欧石楠占据了绝大部分面积,其他则种着一些别的植物,有的埃米尔也很难叫上名字。
他用卢卡斯留给他的钥匙打开了门,灰尘因气流扰动而飞舞在从门口撒入的阳光中,显示出这房子已经一个星期没有人来打扫了。
埃米尔走到阳台上,给这里养着的一片三色堇浇水。
这里曾经是他花瓶里的花活过的地方。
也是他在卢卡斯家里最喜欢的地方。
卢卡斯离开之后,他就没怎么来过这里,他不想来。
也不敢来。

他把水壶放在一边,环顾四周。
和以前一个样子,只不过蒙上了一层灰。
卢卡斯显然没有力气再收拾了,房间略显凌乱,垃圾桶内沾血的纸巾的颜色令人不快,而在纸巾旁的……
等等。
那是什么。

埃米尔猛地站起身,他想到了一件事。
他在这座房子里不断寻找着,试图找到更多的证据来证明自己的猜想。
当他打开卢卡斯卧室的门并看到里面的一切后,他不由得吃惊地捂住了嘴。
床铺凌乱,仿佛刚刚有人休息过一般,地板上散落着不少残花和花瓣,其中大部分还沾染着触目惊心的血迹,花瓣已经枯干。
他太熟悉那花瓣了。
那是他最爱的花朵,三色堇。

他将擦干净的相框摆在床头柜上,照片里的两个人正并肩站在阳光下。
卢卡斯很少笑,这大概是他留下的照片中笑的最开心的一张。
埃米尔明白了为什么卢卡斯每天要送他一朵三色堇。
那是他对他的思念,对他的爱。
就像他给埃米尔留下的最后一句话一样。

「Jeg elsker deg.」

他觉得胸腔里有什么在痛。
不知是心还是别的什么。
他现在十分虚弱,只能扶着什么才能保持行走或长久直立。
埃米尔默默地关上了门。
在阳光下绽放着的,是三色堇与其旁边的染血的欧石楠。
也许某一天就会枯萎。
也许那一天已经不远了。







……对,其实是花吐症的梗。
私设一堆……欢迎交流。
我为什么能发出来的都是刀子刀子以及刀子……

重刷闭幕式。
hmm不多说什么,亮点左下。
挪威冰岛丹麦站一起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