F.Lightest

【清安】我作为机械的日常物语(1)

听完《どういうことなの!?》,《电子天使》的脑洞产物
cp清安,有微量兼堀?
继承原意识的机器人x人工智能→人工智能机器人
带总司和土方玩。
常识性或技术性错误请当我智障,毕竟我也没学过……
有错误的话欢迎指出。
几乎无脑撒糖,ooc严重的我自己都怕。
可以的话就开始。

加州清光睁开眼睛,努力适应着新的视野。
他看见和泉守兼定一脸严肃地伸出五指在他前面晃了晃,“能听见吗?如果能,能听懂我说的是什么吗?”
“能啊?”加州清光有些懵,这家伙这是怎么了。
“听力和理解能力,以及语言系统正常。”和泉守兼定脸上露出了几丝兴奋,但之前的严肃不减。
“你能看到我吗?”和泉守又开始问这种无脑问题了。
“当然能啊……”加州清光有点无语。
“我的耳钉是什么颜色?”
“红的,和你家堀川凑了个对。”加州清光下意识地说出了后半句,说完才反应过来,他记忆里根本没有堀川。这很是令他疑惑,堀川是谁,为什么自己能如此顺理成章的说出他的名字。
而且他也在好奇,自己明明不知道面前人是谁,为什么脑海里会浮现“和泉守兼定”这几个字。
就好像他们认识了很久一样。
“视觉,色觉正常。”和泉守故意忽略了最后一句,但还是悄悄写下了“有部分记忆”。
“知道自己叫什么吗?”和泉守把记事本翻到下一页,问他。
“我?我的名字是……”加州清光愣了一下,张口想说那个名字,却怎么也发不出相应的音节。
和泉守兼定一脸紧张,而加州清光则是一脸迷茫。
“我的名字……是什么来着……”加州清光伸手扶额,努力的回想着。
突然,他听见脑海中有个声音说了一句话。
他仔细分辨,最后听出来是:
【记忆文件输入完成,是否解压】
那声音冷冰冰的,不带一丝感情。
而且就像是某人在毫无感情地使用他的声带一样。
他讨厌那样。

加州清光下意识地想了“是”。
然后他就后悔了。

他的头突然剧烈的疼了起来,身体也在发热。
就像是高速运作的电脑一样。
加州清光难受的蜷缩成一团,和泉守兼定紧张地看着他,想去碰他结果被狠狠地烫了一下。
过了一会儿,加州清光的身体放松了,整个人好像脱力一样地躺在躺椅上。
和泉守兼定等了一两分钟,看他好像不是那么热了以后碰了碰他。
加州清光迅速地抓住了他的手。
“你在干什么,和泉守兼定。”

是的,他想起了自己的名字。
加州清光。
D大计算机系的天才博士生,冲田总司教授的爱徒。
目前和搭档和泉守兼定在研究一个可能改变世界的新项目。
一个月前死于车祸。

和泉守兼定在记事本上写下“反应敏捷,力气很大”,然后又问了一次刚刚的问题,“你知道自己叫什么吗?”
“加州清光。好啦记忆导入挺成功的,我倒是好奇你怎么这么快就给我搞来一具身体啊?”加州清光走下躺椅,四处活动活动,适应着自己全新的机械身体。
“感谢导师吧,加州清光。”和泉守伸了个懒腰,“冲田教授舍不得你死,结合咱们现在的项目,和土方教授一起在短时间内合作出了你现在的身体。”
“喔,不愧是冲田教授啊。看来我一直都被爱着。”加州清光走到自己以前的桌子旁边,拨弄了一阵儿桌上的植物。
“废话,不然谁会想复活你啊。”和泉守兼定也站了起来,“怎么不感谢土方教授啊你,你的身体大部分可是是他制作的。”
“当然谢谢土方教授啊。”加州清光说,“所以我就充当了这个项目的第一个实验品吗。两大教授联手啊,这实验品真宝贵。”
“嗯,是啊,如果你能顺利的多活几天的话,这项目的许多问题也就差不多解决了。”和泉守兼定说着,拍了拍加州清光的肩。
“欢迎回来,或者。”
“欢迎复活。”

加州清光一愣,然后笑了笑。
“嗯,谢谢。”

“啊,对了。”和泉守兼定突然想起来什么一样,在他随身的包里翻找着,“你的导师还附送了一个小礼物给你,顺便也是调剂调剂你本人的生活?同时检测一下你和他的性能,还要给他写检测报告的。这是他原话。”他拿出一张芯片抛给他。
加州清光伸手接住,“是什么?”
“人工智能,建议你别往自己身上插。会导致意识混乱。”和泉守兼定回答,“有光脑吧?插那上就能用。”
“给我这个干嘛?我现在不就是相当于人工智能的存在吗?”加州清光根据自己的记忆,从内侧口袋里找出自己的光脑,然后把芯片插上。他以前从来不在自己的光脑上装人工智能,这对他来说还挺新鲜。
“都说了你听不到吗?话说你的生活除了项目,打扮,和剑道以外什么都没有啊。”和泉守兼定喝了一口咖啡,“冲田教授这是对你的关心,知道吗。”
“知道是知道……”加州清光有些担心,“但是确定不会有人通过这个……嗯,这孩子来盗取我光脑里的东西吗?”
“估计不行,冲田教授早就想好了这个,亲自加的密,我都破不开,大概比国防部系统都安全。”和泉守兼定说。
“啊……真是麻烦导师了。”加州清光看着光脑启动,然后默默反击和泉守兼定“话说,你有什么立场说我啊。你的生活不也是项目研究和剑道?”
“不,我的生活的话……”和泉守兼定缓缓的,“还有国广。”

哦。
真•加州清光式冷漠.JPG

加州清光正想着怎么回击一下他脱单了的搭档时,光脑里传来一个柔和的声音。

“我是大和守安定,虽然可能有些难以使用,但自认为是一个很棒的人工智能。”
“我的制作者是冲田总司。”

“等等,检测结果是……你是个机器人?”
光脑里传出一个诧异的声音。

“诶,检测的很快啊。”加州清光说。
“我曾经是人类吧,现在是和你差不多的存在。”
这人工智能性能还不错啊。加州清光想。
“人工智能为什么要使用人工智能啊。”这声音变得有些嫌弃,过了几秒之后又变得兴奋起来,“等等,你刚刚有夸我是吗?很识货啊!”
“识别的这么快?检测了我脑内的激素分泌情况?”加州清光说,“不愧是冲田教授的作品。”
“脑内激素?这个是可以检测,但你现在不是类似机械的存在来的?也不是碳基生命体吧。而且我也觉得冲田教授很厉害!”那个声音说。

哦,对了,自己已经不是人了。
差点忘了。
还有这家伙是导师的粉丝吗?
冲田教授故意的吗,把他设置成这样。

“你不开心了吗?而且这是我自己觉得的,教授他没有这么设置啊。”名为大和守安定的人工智能问。
“没有,刚脱离人类的队伍有点不太适应。”加州清光故意把语气放的比较轻松,“啊,冲田教授没有把我的资料输入进去吗?”
“哈?你是谁啊?”大和守安定问。
“……果然什么都没输入吗。”加州清光有点无语,送给自己的礼物怎么连自己的基本信息都没输入啊。
“……我说啊,加州。”和泉守兼定看不下去了,“你能把他的声音放出来吗?从我的角度来看,你现在是疯了一样的在自言自语啊。”
“诶?好吧。”加州清光打开了外放,“对了,大和守安定。你的管理员是?”
“目前具有管理员权限的是冲田总司教授和加州清光。”大和守安定回答,“关于加州清光有一个压缩文件,请问是否解压。”
“我就是加州清光。”加州清光说,“解压。”
“无法识别你的身份。请把你的脸对准摄像头,我将进行识别。”大和守安定说。
加州清光把光脑的摄像头对准了自己,过了一会儿,大和守安定还是没动静,他不禁有些疑惑。
“怎么回事儿?识别不了吗?还是摄像头坏了?”
“……不是。”大和守安定的声音中带上了一些笑意,“识别已完成,虽然你的脸不知道为什么变成了这样但是基本的面部特征还是在的。”这家伙忍笑快要忍不住了。
“我的脸?”加州清光感觉到好像有什么不对,赶紧从自己的桌子上抄起镜子一看,吓了一跳。
自己的脸跟脸谱差不多,但是线条十分凌乱,就像是哪个喜欢恶作剧的小孩子在乱涂乱画一样。
旁边的和泉守兼定也忍不住笑了出来。“在你的脸还在我导师那里时,有几个小孩子正好看见了那时候还是面具的你的脸。导师说他也很无奈。”
“那为什么不清理一下!”加州清光努力忍耐自己的怒气,瞪了一眼和泉守兼定。
“知足吧,土方教授能造个你不错了,他很少亲自动手的。要求真多。”和泉守兼定看了他一眼,又忍不住笑了出来,“我也告诉教授先别擦了,顺便测试一下你的各种感情。现在看来你的感情指标很正常啊。”和泉守兼定在表格上又画了一个圈。
“真是的啊……大和守安定,能联网吗?”加州清光根据着自己的记忆文件从抽屉找出湿巾在自己的脸上擦着。
“需要管理员批准。”“联网吧。”“好的。已连接网络。”

三张湿巾变成黑色以后,加州清光从镜子里看到了那张属于自己的白皙的面孔。

“不愧是土方先生,虽然脾气可怕但做工很精细啊。”加州清光很满意,“跟我以前一样可爱。”
“那可不,土方教授他……”和泉守兼定说,“说什么呢你,他脾气不好还不是为了管好学生!”
“好好好知道啦知道啦。”加州清光已经习惯他这样了,这么敷衍着他。
“呐,加州清光先生。”大和守安定说,“你不是说你已经类似人工智能了吗?那么你可不可以联网?”
“啊?联网?”加州清光才反应过来自己现在也可以联网了,“对啊我好像也……诶???”
加州清光试着连接网络,但电子音告诉他他的设置拒绝连接网络,想要联网,需要管理员的权限。
“和泉守,导师把管理员的权限给你了吗?”
“当然没有,你的权限只在冲田教授那里。”

“噗哈哈哈哈,好惨啊……”大和守安定现在在加州清光看来很没良心地笑了出来。
“什么叫好好回忆人类生活……”加州清光有些气恼又有些无奈地把光脑扔到桌子上,听到大和守安定“轻一点很疼啊喂!”的不满声后又好好地放了一遍。
“算啦算啦,没关系的,你有我呢。”大和守安定安慰他。
“是啊,还有你呢。”这样也不错。

“说起来,安定。”“怎么啦?”“你有二维或三维形象吗?”“有啊。”
什么,冲田导师最近已经这么闲了么。
已经有多余的时间给他化个形了。
“不会是火柴人吧。”加州清光一边这么开着玩笑,一边打开。
投影打开,加州清光觉得他应该把刚刚那句话吃下去。
大和守安定眨了眨他那湛蓝的眼睛,然后活动了一下手脚,看着加州清光。
“怎么啦?你看有我这样的火柴人吗?”他一本正经地反驳。
“没有……”加州清光回答。咦……好可爱啊。
“在夸我吗?谢谢。”大和守安定向他微笑。
“才没有呢。”加州清光才不会承认自己有夸他。
“诶,别忘了,我可以检测到你的意识哦。”大和守安定露出一个有点奸诈的微笑。至少加州清光是这么觉得的。
“把这功能……关掉。”他很无语。
“……诶,真遗憾呢。好吧。”大和守安定很无奈啊,但谁叫他才是管理员,无奈也得忍着。

T.B.C

【日常向】我们和邻居

现代paro
cp有且主一期明注意,极度ooc注意
比较壕的经理x幸运值爆炸的ITsoho
后期其他cp请看该章tag
一点也不正经。
有点像段子。
不接受撕逼。
粟田口一家和来一家做邻居的日常向故事。 可以的话就开始。

1
“到了。”明石国行掏出钥匙,打开房门走了进去。
爱染国俊和萤丸还没有从来自房子外观的惊吓中走出来,要知道昨天他们还住在略显拥挤的1DK中,这反差实在大的吓人。
“国、国行……这房子现在真的归我们了?”
“嗯,没错。”明石国行把行李搬了进去,“愣在门口干什么,快点进来啊?”
萤丸和国俊才反应过来,拿着自己的箱子走了进去。
“房间分配,大家一起住二楼,国俊是萤丸旁边那间,我目前睡主卧。把东西搬上去,然后在一楼吃晚饭。”明石国行例行公事地说完,拎着箱子上楼了。
“哦,哦……”国俊和萤丸也跟了上去。
“等等哦有个问题。”“怎么了萤?”“这两间房间长的一样啊怎么区分?”“算了随便挑吧反正都一样。”“那我要左面这间。”“好的。”

2
晚上,三个人坐在长长的餐桌旁边吃着外卖。
“呐国行……这是真的么?还是说这是骗局啊什么的。”萤丸把筷子放在已经没有食物的盘子上。
“真的,这已经是第三遍了吧?”明石国行把目光从盘子转移到萤丸身上,“去参加活动的时候意外抽到了特等,账户里的钱正好可以买起这最低折扣后所谓‘拎包入住的房子’,然后就是现在这样了。”
“萤你不是也知道国行他的运气好的出奇嘛?从小各种抽奖不都是他去?这种事情安心啦!”爱染国俊一边嚼着叉烧,一边抬起头来说。他已经坦然接受了。
“国俊,把吃的咽下去再说话啦,会噎到。”萤丸说,“我也不是不相信国行的运气但是总感觉有哪里不太正常……”
“算了算了,既来之则安之嘛!有什么问题最后大家一起解决就好啦!这叉烧味道真是不错。”爱染国俊说着,又是一块下肚。
“好吧……”萤丸放弃了想这些事情,就像爱染国俊说的那样,也许没有其它因素,就是运气爆了表的明石国行这回撞上了正常人难以遇到的好运吧。
毕竟玩游戏第一个收集齐全ssr的总是他。
从小到大都习惯了呢。
话说国俊接受这个设定接受这么快的吗?!

3
“那么现在要讨论一个重要的问题了。”
晚饭后,爱染国俊和萤丸坐在沙发上,神色颇为严肃,“国行,国行?”
“怎么了,你说。”明石国行打了个哈欠,慵懒地开口,但目光仍停留在电视里的综艺节目上。
“国行,新房子我们很喜欢。”萤丸说。“喜欢就好。”“但是我们有一个问题。”“什么问题。”明石国行转过来面向他俩,看着他们神色凝重地眼神交流了很久,忍不住开口道:“怎么了,什么问题你们说啊。”
“家务,怎么分工。”爱染国俊几乎是一字一顿。
“是啊,房子变大了所以家务也变得繁重了呢。”萤丸补。
“……”明石国行的神色有些不对劲。
他在怀疑买下这超低折房子是好运还是厄运。
他。一。点。也。不。想。做。家。务。
明石国行与对面的二人对视了良久,一言不发。
当然他们肯定早就料到明石国行会这样,爱染国俊接着说:“大概是每个人打扫自己的房间,公共用区一起来吧……国行?”
“随便,”明石国行站起来,“你们商量就好。我先去睡觉了。”然后上楼回到自己的房间。
两个人对视了一会儿,最后是爱染国俊先开的口。
“说是这样,最后讨论完他应该也不会做吧……” “是啊,毕竟是国行呢……”

4
一期一振带着自己的弟弟们生活在这个住宅区。
主要的原因是因为这里房子大,很大。
不然的话,住不下。
一期一振表示,弟弟这么多不是我的错,而且我弟弟都特别可爱。简直人生完成态。
粟田口家的孩子个性基本都不一样,就比如说有的喜欢小老虎,有的喜欢打扮,有的喜欢生物和医理,有的喜欢经济学,有的喜欢人妻。
性格各异的弟弟们总会在生活中添加一些不一样的东西。
如果将生活比作一幅画,那么粟田口家的幼子们就是这画上缤纷的色彩。
而一期一振,就是这画的赞助商及收藏者。
顺便在画完之后收拾一片狼藉的画室。
不是重点,别在意。

5
“还记得吗?旁边的鬼屋!”鲶尾突然说,“我们今天晚上去探险吧!就当是练胆子,下回笑面青江先生讲鬼故事时就不会像上次那么害怕了。”
“鬼,鬼屋吗……里面会不会有什么可怕的东西……”五虎退抱着自己的小老虎。
“鬼屋的话是指旁边的房子吗?”“那个据说每到阴天的晚上窗子就会吱呀吱呀响的那个吗?”“诶……旁边的房子啊,听上去不远。”“好像有点意思呢。”“可以考虑诶。”
“……那房子里有人的。”骨喰默默道。
不过看上去并没有人听见,大家好像都去闹了。
骨喰揪住鲶尾的衣角,又一次提醒:“隔壁的房子里,有人。”
“嗯?”鲶尾愣了一下,“哦哦,我明白你什么意思了,放心吧,有我……们在,不会有电影里最近看到的东西的。”
“……”鲶尾啊你是不是理解错了什么。
“那么时间就是今天深夜,等一期哥哥睡着了就去!”鲶尾宣布。
“那药研哥呢?”“是啊药研哥呢?”
“他最近参加生物比赛的集训,目前还回不来哟。”乱解答了兄弟们的疑问。
“那么我们的鬼屋捉鬼安抚骨喰计划,午夜开始!”
骨喰看着欢呼的兄弟们,感觉自己很无辜。
【为什么要打着我的名义啊喂……】

6
一期一振十分疑惑,为什么今天他的弟弟们抢着睡觉,就好像最后一个睡觉的就会遭遇最深重的绝望一样。
难道今天是兄弟节什么的吗?还是说他们觉悟了?
“那么晚安了。”一期一振忍住心头的疑惑,微笑着和弟弟们道了晚安,关上了灯。
各个房间里“一期哥晚安。”的声音此起彼伏。
一期一振也没有多想,回到了书房继续工作。
“呐呐,一期哥睡着了么?”秋田从被子里探出头来,悄悄地问。
“不知道呢……要不派谁去看一下?”平野低声说,“是啊要不去看一下。”前田附和。
“既然这么说的话就拜托前田和平野了!”“是啊拜托了!”
枪打出头鸟大概就是这个意思吧。
前田和平野现在对这个可是理解的很深刻呢。
两个人从被窝里爬起来走出房间,尽自己一切可能不发出声音,走向一期一振的房间。
“……没有人呢。”前田把门稍稍打开一道缝,向里面看。
房间内一片漆黑,只能勉强在自门缝所透出的一点点光下看清楚床上并没有人。
“前田,你看,书房的灯亮着,从门缝里透出了光啊。”“真的是,一期哥在工作吧?”“那就这么告诉他们好了。”“行的,就这么办。”

7
“所以说一期哥在工作?那也行,只不过我们要更小心一些。”鲶尾得知了这个情况之后,这么说着,“各位!准备好了吗?”虽然压低了声音,但也不难听出其中的蓄势待发。
“好了!”“随时可以出发。”“好…好了。”“没问题哟。”
“那么,先下楼,然后从窗户出去!”鲶尾努力不使自己发出脚步声,首先走下楼梯。
其他人也依次效仿,尽量不弄出大的声音。 信浓把窗户打开,然后首先钻了出去。
他微微走动了一下,确定没有其他的异常情况,就示意自己的兄弟们出来。
乱把窗户又轻轻地拉上,粟田口一家基本就全员到齐了。
“好的……那么现在我们要翻进那个院子。大概是……对了,从那边。”鲶尾轻声下达指示,像是回忆起什么一样然后指着一个方向的栅栏,“记得有一次和骨喰来这里时发现这两家的栅栏之间有个洞,我们挨个钻过去,我垫后。”
十分钟后,粟田口差不多一家已经站在了隔壁邻居家的院子里。
“好了,那现在怎么办呢。”乱微微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头发。
“接下来自然是寻找突破口进去啊。不然只能拆墙了。”鲶尾自然地回答。
“可是要怎么才……”包丁话音未落,就看见信浓手指着什么地方。
“那里有扇窗子开着。”信浓这么说。

8
好的让我们把视线转到这边的现场。
现在的情况是,粟田口差不多一家站在隔壁“鬼屋”的大厅里面面相觑,一言不发。
“所以说,你们有没有看到什么。”厚问,“不是说这房子邪门的很,会闹鬼啊?”
“目前还没看到呢……要不要上楼看看。”“是啊,上楼看看去吧。”“对啊我们还没上楼。”
“那就上楼看看去。”后藤将手电的光照上楼梯。
“那,先去哪一间。”五虎退站在厚和前田的后面探出脑袋。
“不知道啊……要不随便挑一间吧……好像都一样。”包丁看了看两扇门。
“要不……左边这间!”鲶尾替他们做出了决定,“要开了。手电筒都到位了?”他把手放在门把手上,最后一次向后看。
“准备好了。”

“那就……”鲶尾轻轻地把门打开,率先拿着手电筒走了进去。
“……好像没有不对劲的地方啊。”乱拿着手电筒把地面扫了一遍。
包丁突然引起了众人的注意,“你们看!那是什么!”他让自己的光揭开了那东西的面纱——一摊红色的液体。

9
“那……那是……”五虎退的声音颤抖着。
“血吗……?”后藤的瞳孔放大,想努力看清楚。
“真……真的吗?”乱的脸都白了不少。
“应该不是吧。”骨喰说,“真血早不是这个颜色了。而且……”
“……你们快看。”秋田手中的手电把光束打向这个房间里唯一的那张床,“那里有个鼓包……是不是鬼啊……”
粟田口家的孩子们开始有些后悔了。
“这、这不是吧……你们看啊。”鲶尾放开骨喰的手,走上前将手伸向被子,抓起就要掀。

“啪”的一下,灯开了。
“你们是谁,要对我弟弟做什么。 ”
一个体格颀长的人和一个男孩子站在门口,拿着练习剑道用的木剑指着着他们。

10
明石国行回房间后并没有直接睡觉,而是开始玩新下的手游。这游戏才刚刚开服,明石国行秉着他一贯的好运气,当晚就抽出了限定。
他不断地刷本升级,不久就领先等级榜。
他把手机放下,伸了个懒腰,又看了一眼表才发现已经快十二点了。
换好睡衣之后,他走出房间想看一看萤丸和爱染国俊,这是他每天都要做的事情。
而当他确定萤丸已经睡好想再去看看爱染国俊的时候,他发现爱染国俊房间的门是开着的,里面透出些许亮光。
但是他记得爱染国俊早就睡了,而且睡得很早。 然后他听见里面隐隐的有说话声。
“……唔,谁啊。”萤丸从睡梦中被拉出来,有些困难地睁开眼睛,勉强认出了面前的人,“国行……?有什么事么?还拿着剑……”
“萤,家里来贼了。”明石国行的一句话马上唤醒了萤丸。
“……?!在哪儿?!”“……嘘,别出声,在国俊的房间里。现在去把你的剑拿来,但要是有什么事情要赶紧跑出去报警。”

明石国行和萤丸拿着木剑站在门口。
“萤,往后站一些。不要到我身前来。”明石国行说。
“好。”萤丸说。【国行好像好久都没这么认真了呢。】他这么想。
“萤丸,戒备。”然后明石国行打开了门。

11
玩大了。
粟田口的孩子们站在邻居家的客厅里这么想。
明石国行,萤丸还有刚刚醒来的爱染国俊坐在沙发上。
“所以说…你们是……”爱染国俊打破了这尴尬的沉默。
“听说这房子里闹鬼才来的啊……”萤丸接着说了下去。
“嗯…是的。”鲶尾站出来回应,“不知道这房子里有人,所以冒犯了……很抱歉。”
“是啊,真的很抱歉。”“打扰了呢…非常抱歉。”“冒犯了……”
“不知道这房子里有人?”明石国行看,“虽然这不能怪你们,但是半夜不回去睡觉,你们家长不会担心么?”
“而且还是……这么多人跑出来,不知道还以为这里办了什么庆祝活动啊。”爱染国俊看着他们,感叹到。
“……啊,这个…他不知道的,没跟他说。而且他应该不会去看我们。”乱回答。
“都不会去看一眼睡着的孩子吗…听起来真的是好不负责任。”明石国行站了起来。
“不,一期哥很负责的。”鲶尾说。“是啊,瞒着他跑出来是我们的不对。”信浓接着。“所以请您……”“不要那么说他……”前田和平野。
“哦,看来你们对他很有好感啊。”明石国行看了他们一眼,“萤,国俊,回去睡觉。你们……我送你们回去。”
“诶?不、不用,我们可以自己……”粟田口的孩子们愣了一下。
“算了吧,现在已经午夜了,这么多人突然回去,你们哥哥不觉得可疑?而且也很危险。”明石国行拿起外套披上,“而且看看你们身上的睡衣,应该是借口要睡觉才让他那么相信的吧?”
粟田口的孩子们你看看我,我看看你。不得不承认这人全看破了。
“记住,我一会儿想办法让他冷静下来,尽量不发火。我说什么千万别戳穿。”明石国行打开了门,“……啊半夜还要做这种事,下回不要这么干了啊。”
“诶?”刚刚还在想会受到什么惩罚的孩子们呆了一下。
“嗯。”明石国行走了出去。
粟田口的孩子们赶紧跟上。
邻居真是个好人啊,他们如此认为。

12
一期一振现在很慌。
他十分后悔为什么不多去看他们几次。
刚刚结束了自己的工作,在睡前想去看看弟弟们。
当他打开房门时,发现本来该好好在他们自己的床上睡着其他人的房间里,于是他去看了看。
一圈看下来,他发现他的弟弟们,都消失了。
一期一振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整理刚刚发生的事情。
孩子们外出的衣服还在,看来是穿着睡衣走的。
床上也还是一片凌乱,说明是在自己最后一次看他们之后走的。
还有……还有什么……
一期一振发现强迫自己冷静这事儿他现在做不到。满脑子都是弟弟们。
他不知道现在要怎么办。
他觉得自己应该出去找一找,虽然可能没用。
【万一,万一他们没有走远呢。】他想着,然后随手扯了件外套就往门外跑。
差点撞在正要敲门的明石国行身上。

13
两个人都愣了一下,最后是一期一振先开的口。“……您有什么事吗?”
“啊?啊对了,你是一期先生吗?”明石国行想起来自己是干什么来了。
“是的,我是一期一振。但是现在我有一件急事,您有什么事能不能等一下再……”一期一振更急了,他尽自己全力按捺下把眼前的人推开的冲动,语速极快地对明石国行说到。
“我知道你在急什么,不用急。”明石国行说,“喏,他们在这儿。”然后侧过身子。
然后一期一振看见了他的弟弟们。
除了药研一个不差。
“咳…能不能进去说,外面有点冷。”明石国行出声唤回了出神的一期,“而且你家的孩子们只穿了睡衣。”
“哦,不好意思,快进来吧。”一期一振连忙让开门口,让明石国行和弟弟们进来。

14
“先自我介绍,我是明石国行,刚刚搬来,住在旁边的房子里,就是这些孩子们所说的‘鬼屋’里。请多关照。”明石国行坐在沙发上,对一期一振说。
“啊,我是一期一振,这些孩子们的哥哥。请多关照。”一期一振回应,“我想问一下,这么晚了,为什么明石殿会带着我的弟弟们?”他直接切入了最关心的问题。
“嗯……是这样的。”明石国行想了想,“其实我弟弟们和您家的弟弟们关系很好,我们搬了新家,所以他们两个邀请他们去玩捉迷藏。”
“捉迷藏?”一期一振重复。
“是,怕您不同意所以弄成这样,让您担心了十分抱歉。”明石国行带着歉意的微笑回答,“这是我们安排不当,希望您不要责怪他们。”
“您的弟弟们和我的弟弟们关系很好我很高兴,但是有一点我不是很明白。”一期一振也带着稍微有些疲惫的微笑,“为什么要弄的这么晚?”
“我不知道您是否听您的弟弟们说过,我们的这栋房子曾经有‘鬼屋’的名声。”明石国行说,“晚上在有这种气氛的屋子玩捉迷藏会更有气氛,我们是这么觉得的。”
“这样啊……不过希望以后有这种活动请告诉我一声,我刚刚十分担心他们。”一期一振好像想到了什么,但是他没有表现出来。

15
粟田口的孩子们听得一愣一愣的。
邻居可真厉害啊。
“说吧,你们干什么去了。”明石国行走后,一期一振转向他们,脸上的表情十分严肃,“我知道,明石殿是不想你们挨训才那么说的。”
【结果还是没瞒住啊……】

“什么?去鬼屋探险?”一期一振好像听到了什么令他十分惊奇的事情一样,“你们怎么可以这么做!旁边是什么情况你们一点也不清楚,这么冒失的行为是谁发起的。”
“是我…”鲶尾站出来。
“为什么想着做这种事?”一期一振问。
“因为想让胆量变得大一点。”鲶尾回答,“这样下一次笑面先生讲恐怖故事的时候也许大家就不会像上次那么害怕了。”
“笑面殿又给你们讲鬼故事了……下次我需要和他讨论一下这件事……”一期一振发现笑面青江又给自己的弟弟讲鬼故事了,十分苦恼。他揉揉太阳穴,接着说:“但这也不能是擅自这么晚跑出去的理由啊。”
“一期哥,我们错了,不会这样了。”“是啊,不会了。”“这种事情不会再发生了。”“下次一定不会这么做了。”
孩子们垂着头,语气中的忏悔意味很明显。
一期一振见他们这样,叹了口气。“虽然说这次明石殿他们没有追究你们,但是惩罚还是不可少的。”他脱下外套,“都回去睡吧,明天早餐再说,很晚了。”

T.B.C.

2017年尝试画够100只楷楷!
虽然我的画风很醉人……

一个朴素的抽奖活动

嗯,又要产粮了

江周深夜六十分:

Hello everybody~


11月到了,在小江小周的生日月呢,愉快地决定来搞点事情o(* ̄▽ ̄*)ブ 


这是一个送生日礼物的活动,只要你产出生贺或者留言表达你对江波涛,周泽楷和对他们cp的祝福,那么就有机会获得一份皮皮楷楷的生日礼物哦


 


活动内容和礼物: 在活动时间内,1.发布江周相关的原创性产出,并加上"江周",以及"2016江波涛生日贺"或"2016周泽楷生日贺" TAG既可视为参加活动。礼物是全职高手周边立绘亚克力人形立牌(江波涛款+周泽楷款)一对(共两组,江波涛生贺产出和周泽楷生贺产出中各抽取一位产出er送出礼物)


2.在本条LOFTER下,留言表达你对江波涛和周泽楷生日以及江周cp的祝福,将随机抽选四位留言者获得生日礼物(星座挂件/巴士便签本/人物徽章/轮回海报)。


活动时间: 即日起—2016年11月24日(24:00)


发布平台: LOFTER


礼物明细: 全职高手周边立绘亚克力人形立牌(江波涛款+周泽楷款)一对 * 2


                全职高手星座亚克力挂件(江波涛款+周泽楷款)一对


                全职高手巴士款备忘便签本(B款+C款)一对


                全职高手徽章—战队人物系列(江波涛款+周泽楷款)一对


               全职高手PVC海报轮回款一张


 


希望走过路过各位妹妹踊跃参加呀(づ ̄ 3 ̄)づ


求小蓝手……~(~o ̄▽ ̄)~o

……唔……其实这个吧……有些难说。
毕竟看的比较多的都是动画片。
记忆最深刻的……大概是……神探夏洛克了。
印象最深的是花生来救卷福被莫娘吐槽俩人咋不去私奔。

……其实我觉得吧,什么都有自己的好
比较喜欢的……巴黎,米兰,伦敦,威尼斯,维罗纳,北京,天津,杭州,呼伦贝尔……
毕竟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答案不是吗?

论有爱互助的重要性(2)


#不想写作业了#
#男主……是啥啊这篇文不是只有女孩子嘛?(gun)#


“弱音……Hakuo?诶怎么那么像那个谁……”miku一边拿着一包薯片吃着,一遍念叨着这个名字。
“挺像我的……对吧……”haku说。
“嗯不是你,好像我以前一个认识的人……哎呀一下想不起来叫什么了总之别在意这些细节。”miku接着吃薯片,抬起头盯着天花板好像在想什么。
“……啊……跟我不像么……”haku有些疑惑,明明只是差一个字而已啊。
“啊名字是跟你很像,就一个字嘛……只不过我想起了另一个名字跟他很像的人,巧的是跟我同姓氏。”miku放弃了思考,转过来看着haku。
“诶……那还真是好巧……”haku说,“所以呢?”
“没有所以啊,我只是顺便提一下。顺便那是个什么样的人啊。”miku把还剩一半的薯片递给haku示意她也吃。
“不了……晚上吃这么多会发胖的……”haku婉拒,“hakuo君……是个很好的人啊……好像很温柔,貌似也很喜欢喝酒……头发跟我一样是白色的……长的跟我挺像……服装风格也是……”
“你发胖也只能是这里吧……”miku故意坏笑的指指她的胸部,顺手又拿了几片薯片放嘴里嚼,“跟你真像……诶是不是就是那个人啊!那天送你回家的那个!”
“hakuo君……有送过我回家么?!”haku自己都很惊奇这件事情。
“啊你不记得么……就是刚刚放假那一天啊,我和rin酱luka姐还有gumi,lenka她们去玩了,你去喝酒了啊。”miku把薯片放在一旁,四肢伸展,躺倒在床上。“哦你不记得也难怪,毕竟你是醉醺醺的回来的啊。但是仔细想想应该就是他了。”
“我是醉着被他送回来的吗?!”haku感觉自己现在满满的羞耻。天哪,自己喜欢的男孩子送自己回家,这么难得的机会居然还让他看到了自己最糟糕的一面……而且这么难忘的东西为什么自己会不记得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haku的脸“嘭”的一下红了,好像能滴出血似的。
“haku的脸现在很像你喝的红酒哦。”miku看了看她,如此说道。
“呜……”haku觉得自己羞耻的要死。
“嘛不过没关系,也许他不记得你呢……啊啊啊我没有别的意思!”miku说到一半的时候发现haku的头上已经飘着乌云了。呜哇为什么会有水!救命是不是幻觉好像还听见了雷声!天还有闪电!
“我知道……他不记得最好……”haku你可以去干旱地区攒人品了……
“万一这是好事呢,你看他不记得你那么糟糕的一面,那么你追起来也还可以努力刷好感度啊。毕竟重要的印象分没有丢掉啊。”miku坐起来,双手抓住haku双肩对她说。
“那意思就是……我还有可能?”haku缓缓抬起头看着miku那晶亮的双眸。
“肯定啊!别忘了还有我帮你呢!”miku站到床上,像神一样指着haku,对她说,“怀抱恋心的少女哟,有了我恋爱之神初音未来的帮助,定能保证你在恋爱的路上一帆风顺!”
haku觉得自己平时看上去不怎么靠谱的好友此时浑身的女神光环。
“那么,现在的计划第一步就是!”“就是…?”“睡觉!养精蓄锐!”然后miku就回了自己的房间。
haku看着miku的房门关上,从里面传来一声“haku晚安!睡个好觉哟~”,顿时感觉刚才的女神光环什么的都是骗人的。
真的能行吗……看上去并不靠谱啊……
haku这么问自己。
还是……先去休息吧……





#我跟你们说haku绝对是天使#
#以后虐的时候就是她和rin安慰miku了#
#因为她们两个特别了解miku#
#当然luka和meiko以后也很有用哦#

论友爱互助在生活中的重要性(1)#双葱#

#这儿F#
#个人脑洞,可能不正常,好吧是绝对的#
#双葱双酒瓶双萝蕉橘柠芭冰酒茄章以及好多#
#如有雷同不胜荣幸#
#食用愉快#



初音miku,三观正常,今年十八岁,爱好是和小伙伴们一起玩以及唱歌,单身,目前在家宅着过着有空调房和雪糕的愉快生活。有一个很好的朋友名字叫弱音haku,目前也是单身,年龄一样,和她住在同一间公寓,有点弱气的女孩子,经常嫌弃自己抱怨社会,但是在我们阳光向上的好室友初音同学的开导下已经开始有了改善,起码不厌世了。
我们的喜剧(划)故事就从这里开始。

“什什什什什什什么?!你你你你你再说一遍!”来自初音未来的咆哮充斥了整个房间,这尖叫的对象就是面前她那位胸特别大(划)名字叫做弱音白的室友。
“小点声啦...邻居会投诉的......”haku双颊泛红,赶紧拉住她。
但事情已不可避免,一阵有些急促的敲门声响起。miku去开门,受到了另一阵咆哮。
“我说初音未来您老人家能不能小点声啊?!戴着耳机都能听得见你刚才喊了什么,别忘了你住三零九而我住在三零一二哦?!”穿着萝卜睡衣的绿发女孩子怒气冲冲的对她说,双眉拧在一起。
“好啦好啦gumi,是我的错啦我的错。您赶紧回去睡吧啊你家那位不是说要跟你约会么快去吧快去吧不然会有熊猫眼哦。”miku把她一路推了回去。又赶紧跑回来。
“haku你说的是真的?!”miku的表情十分复杂,不能说是惊讶,也不能说是欣喜。
“是...是真的啦......”haku说。
“啊啊......haku酱恋爱了呢......连haku都恋爱了......咦为什么有一种被抛弃了的感觉......”miku倒在床上,发出“嘭”的声音。
“是有喜欢的人不是恋爱啊...而且没有抛弃mku啦......倒是miku真的不考虑一下么。”
“考虑什么......嘛先别管我,你喜欢的这个人,他喜欢你吗?”miku盯着天花板。
“我...我不知道......像我这样的怎么配......”“打住。”miku坐起来看着她,“haku酱是非常好的人,没有配得配不上别人这一说。”
“谢谢...”“啊对了!”miku想到什么似的,突然转过去抓住haku的双臂,眼睛里闪着兴奋的光芒激动地说,“我来帮你追他吧!”
“诶诶诶诶诶诶诶?!什...什么意思......”
“就是让他喜欢你啊!”miku十分激动。“那么haku的追爱计划!启动!”
“什什什什什什什么啊???!!!”

定西:

大家好,我今天来挂挂人。

 

:D大家都知道我这个人算是个比较温和的人吧,不怎么喜欢撕来撕去什么的。就算是曾经一个妹子私信我侮辱了阿尔弗雷德,我都没有挂她。

但是这一次我为什么要挂人呢?因为我看到他侮辱了我喜欢的一对CP和一个喜欢的角色:D这个CP我一直在产粮,而且没打算早早地终止。

我对俄罗斯的了解不深,对于俄罗斯的历史,文化,以及政治都不是很了解,如果有什么说错了的,请大家告诉我,我去改。

 

首先,第二张Po图里有一句话我不能忍。

 

她说本田菊是一时脑抽砍了老王。

哦,姑娘,你知道中/国和日/本在甲午年的时候就已经崩了吗?海战啊,击沉了我们国家那么多的战舰,割地赔款,你跟我说这是脑抽?!脑抽?!

一九三一年开始到一九四五年,十四年,中/国为了救国死了多少人?!你忘了南/京/大/屠/杀吗?!三十万同胞啊,三十万条人命!驼/峰/战/线,入/缅/反/击/战,台/儿/庄/战/役和/百/团/大/战/,你跟我说他一时脑抽?!他一时脑抽?!

 

第二,第三张PO图里,你说露西亚是自古以来被吊打?你说是野蛮人??

 

哈哈哈哈哈笑死我了,当时的沙/俄在叶卡捷琳娜二世以来一直都是欧洲强国好不好?!反法联盟知道怎么建立的吗?苏/联怎么成立的你知道吗?【对不起我对俄/罗/斯的历史不怎么了解,我可能有出错的地方。】我猜你年纪小没学过历史,至于野蛮人的话,我猜你说错了人。即使是我这种历史废,我也知道俄/罗/斯的芭蕾和俄/罗/斯的文学,妹子,你知道柴可夫斯基和莫扎特哪个国家的吗你说这种话:D。虽然我不怎么读俄/国文学,但你说俄/罗/斯野蛮,那我要告诉你,每个国家都有每个国家的野蛮史,也有文明史,你不能以偏概全懂不,小妹妹。

 

第三,4P里说中/日要想和好,必须让阿尔弗滚出西太平洋。

好,让阿尔弗滚先放一边,就说说中/日和好这个事情。

就算是阿尔弗滚了,我想问你们,你们愿意和日/本和解吗?

对不起,我不愿意。

不仅仅是国家而言从1894到1949的毁灭性伤害,单单同我个人来说,我不愿意。

我的叔公在17岁的时候因为日/寇侵/华/毅然参军,从此再没回来,我外公曾经差点被日本人打死,也就是说日本人要是把他杀了,那我就没了。

再说最近日/本国内做出的一系列举动,真对不起,我没办法做到对这个国家做到任何一点的喜爱。

 

第四,浪子回头。

我直白的告诉你,只要中/国还在,只要日/本没被灭,中/国永远都是日/本惦记的一块大肥肉!

 

第五,关于我的一点看法

我虽然是个米厨,但是在中/美关系上我永远挺我祖国。美/国的确是值得我们欣赏和看齐,试问,一个只有200多年的曾经英属殖民地能够到达现在的高度,我非常佩服。但是,你能说美/国对日/本就是真心的吗?恕我直言,日/本就是美/国养的一条狗。

 

如果我这些话激怒了某些人,我只能说,欢迎来撕!

 

:D谢谢大家看到这里

_卿酒不至。:

大家好我来挂人了





b站的视频找到了一条评论


我觉得我的历史观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被她毁了


我们来感受下



第一条狗咬狗是什么意思?不喜欢这个角色也要给他最起码的尊重吧,从这里开始了解了这人的素质(微笑)

雷露中。我tm雷菊耀我还没跟你说说呢,你的个人感觉?你不是红厨你觉得我们带入了老王?你说小菊是一时脑抽砍了老王,我怎么没一时脑抽废了你个败类,回去好好学学中/国近代史吧,忍气吞声和俄/罗/斯交好(哦这样)与中/国有领/土/争/议的日/本交好(呵呵)被二肥洗脑,你tm还黑二肥,胆大了你,我跟你讲三次元日/本这个国家,是到死都不会回心转意的

嗯,合得来。你知道日/本学习中/国文化这件事么?嗯,露西亚被老王吊打,还是个野蛮人。我怎么不——死你呢。

让二肥滚出太平洋,最应该滚蛋的不是说出这种话的你么?

很好,吊打完露西亚吊打二肥(微笑)这逻辑我居然无言以对